IFFO立场文件

鱼类投入产出比(FIFO),用于野生饲料鱼到养殖鱼的转换,包括鲑鱼。

FIFO(鱼类投入产出比)经过一段时间的检验被作为一种方法,来分析水产养殖效果与用作饲料的野生鱼类的关系。尽管该术语的使用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FIFO仍然被某些人视为衡量本行业发展与其环境影响的一个指标。IFFO利用2015年的数据更新了FIFO的估算值,估算方法与确定2000以及2010年度数据的方式相同。 FIFO 比例是如何计算的: IFFO计算FIFO的过程如下: 利用粮农组织(FAO)的生产数据按种类提供水产养殖吨位的预估值; 将鱼粉(22.5%)和鱼油(4.8%)标准化生产数据用于生产使用的所有原材料; 利用鱼粉和鱼油生产副产品的工业用途估算值(目前为33%);...

饲料鱼依存率(FFDR)

IFFO’s Position FFDR可被视作是关于水产养殖可持续性发展的一揽子信息的一部分,但必须对信息的理解方式多加留意,也不能孤立地分析用于FFDR的数据。这篇立场文件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背景信息。 利用饲料鱼生产的鱼粉和鱼油对全球食品生产做出了巨大贡献,对于满足世界数十亿人口的营养需求意义重大。但是,FFDR使问题变得愈加复杂,它使人们错误地认为,用于海洋原料生产的鱼类,在其他方面(如直接消费市场)可以为社会提供更高价值,或者通过物种保护可以实现环境效益。只要鱼粉和鱼油由管理良好的渔场生产,或者利用管理良好的渔场副产品生产,那么它们用作水产养殖饲料便是合理可行的。...

F3 (不含鱼成分的饲料) 挑战

鱼粉和鱼油产业信奉生产责任担当并提供一个利用海鲜加工副产品的重要渠道。全球40%以上的鱼粉鱼油生产都由合格的工厂提供。工厂认证由独立第三方执行,评估原材料源、追溯能力以及加工标准(高于任何动物饲料原料所宣称的数值)。35%的全球原料来自海鲜加工重复利用的边角余料,且这一比例有不断增高的趋势。 鱼粉鱼油生产几年来都在原地踏步,因此饲料产业接受其它需要的原材料,以保证水产养殖业的持续发展。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鼓励对其它饲料原料进行必要开发的倡议是在如此负面的口号下启动的。将合格的鱼粉从饲料配方中去除的做法,不但打击鱼粉生产商进行不断改进,而且可能失去副产品市场,导致副产品只能被废弃。...

鱼类应该作为食物还是饲料?

  小型鱼类用作养殖动物(包括鱼类)的饲料事关全球食品安全大局,如果相关渔场可以得到合理有力的管控,并确保这些渔场可以为当地社区提供优质食物,则将小型鱼类用作饲料是完全合适的。 当前一些媒体和民间组织的报道夸大了小型鱼类的价值,忽略了目前很多渔场既有的良好管理实践以及适应市场需求的改进方案等问题。有许多声音认为不应该将小型鱼类用作渔场饲料,这种观点忽视了饲料鱼粉需求量的日渐增长、忽视了鱼类加工过程中鱼粉产量(很多鱼类副产品可以加工成鱼粉,从而可以避免浪费)的日渐增长,忽视了小型硬骨鱼类食用人群市场的匮乏;这一市场得到良好管理后会日趋成熟而且会减轻渔场管控制度改进所面临的压力。...

IFFO欢迎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提供负责任的饲料标准建议

O 2015年6月30日,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ASC)发布了《负责任的饲料标准》的草案,寻求公众建议。这是一个欢迎公众对草案中的提议提供建议的机会。这些提议组成了涵盖面广且要求高的标准,包括环境影响、社会福利要求、能源使用以及其它标准。咨询文件书写规范,对输入地方和提交方式有清晰的指导。 虽然文件也涉及那些用于制造复合饲料的原料,但草案标准的一个明显特征是,绝大多数的标准适用于海产资源原料,如鱼粉和鱼油。用于陆产原料的标准,不管是植物成分还是动物成分,相对来说都十分简短。这可能令人惊讶,因为海产原材料只占小部分饲料配方,占重比只是10-15%。 然而,海产原料产业应将其视为一种鼓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