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养殖发展是否对饲料鱼资源产生压力?鱼粉与鱼的有限供应是否限制了水产养殖的发展?

要点

  1. 海洋原料成分可能会相对稳定地供应,每年维持在500万吨鱼粉和100万鱼油——除了厄尔尼诺年份的减产。
  2. 来自于原料的渔场副产品比例正在逐渐增加,达到了25%,并仍在增长中。相应地,捕获的野生饲料鱼比例下降为75%,并仍在降低中,它们的使用量也同样在下降。
  3. 鱼粉的利用从生猪和禽类饲料为主,转向水产饲料为主。鱼油的利用从氢化脂肪生产(用于生产人造黄油)为主,转向水产饲料和直接人类食用(例如鱼油胶囊)为主。
  4. 水产养殖使用的鱼粉和鱼油数量实际很稳定,近年来随着它们的使用状况更具战略性(在鱼类生命周期的关键阶段投入使用)与更富有效率(通过含有鱼粉和鱼油的饲料,同等数量的野生鱼产出更多的养殖鱼),使用的数量还略有下降。鱼油和鱼粉正越来越多地被植物蛋白和植物油成分所取代。
  5. 不太可能存在“鱼粉陷阱”,也就是说,水产养殖的发展不会受到海洋原料获取难度的限制。有足够的鱼粉支持水产养殖的发展,替代性的原料也正在使用和开发之中。不过,由于供人类食用的健康长链(LC)欧米伽-3的需求增加,鱼油可能正在变得有限,还需有待开辟新的来源——见本文末尾的讨论。
  6. 美国、欧洲和南美在内的世界大部分地区,由于渔场管理不断趋于预防性,饲料鱼资源目前受到威胁的程度不大。从不断发展的趋势来看,海洋原料成分的数量将保持稳定,尤其鉴于更多的远洋鱼供给直接人类食用的情况来看。
  7. 为了确保产业链的负责任渔场管理与良好生产规范,进行第三方海洋原料成分认证的生产商不断增加。其中包括通过ISO65认证的IFFO RS项目,至2012年秋,全球已经有40%的鱼粉和鱼油产品通过负责任采购与生产的IFFO RS标准认证。但仍有亟待改进的领域,尤其是亚洲水产养殖业对于低价值鱼/杂鱼的利用,目前国际计划行动的焦点是发展更加负责任的操作规范。

全球每年水产养殖产出增长6.6%。大部分的养殖海产的饲料含有鱼粉和鱼油。一些评论者担忧,随着水产养殖业继续寻求扩张:

  1. 它的发展将受到鱼粉鱼油有限供应的限制
  2. 对鱼粉鱼油的高度需求将导致野生饲料鱼资源的捕捞压力不断增加

问:鱼粉和鱼油使用的基本数字是多少,生产它们需要多少整鱼?

图表12010年海洋原料成分生产的质量守恒

图表1显示2010年大约有1400万吨饲用整鱼和4600万吨海洋食品加工中的副产品(鱼骨、内脏、鱼皮等等)被用于生产4200万吨鱼粉与90万吨鱼油。IFFO的调查还显示,原料中的副产品比例从2000年的12%增加到2010年的25%。副产品的利用使得废料循环转化成了饲料。

问:鱼粉和鱼油的利用有变化吗?为何水产养殖如此重要?

图表21960年至2010年,鱼粉利用从陆地动物饲料为主,转变为鱼类饲料为主

图表31960年至2010年,鱼油利用从氢化脂肪为主,转变为水产养殖和人类直接食用为主

鱼粉和鱼油利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60年,98%的鱼粉用于猪类和鸡类饲料——图表2。至2010年,这方面削减至25%,73%的鱼粉被用作水产养殖饲料。

1960年,80%的鱼油用于制造氢化脂肪以生产硬化可食用的人造黄油,20%用于工业——图表3。水产养殖或者提炼为直接人类食用品(例如胶囊和添加剂)的鱼油市场实际上并不存在。但到了2010年,71%的鱼油用于水产养殖,24%提炼成人类直接食用品。

总结来说:在使用鱼粉和鱼油的背景下,水产养殖十分重要。因为至2010年,水产养殖利用了73%全球生产的鱼粉和鱼油。提炼鱼油的人类直接食用市场也在迅速扩大。

问:鱼粉和鱼油占水产养殖饲料的总份额有增加吗?
答:在本质上没有增加。以下翟安笛与谢泼德图表的绿线显示了2000年以来饲料水产业的稳定发展。红色虚线和黄色虚线显示了同一时期,鱼粉和鱼油在全球水产业的使用情况。鱼粉的使用(红线)从2004年起,稳定在300万吨左右。鱼油的使用(黄线)从2000年起,停滞在80万吨左右。

图表4:饲料水产养殖业发展相关的鱼粉和鱼油消耗

因而担忧发展中的水产养殖业正在使用越来越多的鱼粉和鱼油是错误的。与此同时,鱼粉和鱼油突出的品质正在受到人们的高度评价,包括高水平的健康欧米伽-3、维生素与微量元素、不含有不健康因素等等——至本世纪初水产饲料的生产商已经认识到这些原料成分的供应是有限的。如果管理良好的渔场进行可持续生产,每年能达到的生产上限约为500万吨鱼粉和100万吨鱼油。

结果就是,将鱼粉和鱼油在较低层次上进行利用更加富有效率和战略性(比如,用作鱼苗和幼鱼的饲料),并且部分地被其他原料成分替代。需要的鱼粉鱼油总量已经趋于平稳。图表5显示了其他植物油、植物蛋白和淀粉是如何替代鱼粉鱼油的情况。

图表5:三文鱼饲料的成分变化,鱼粉和鱼油正被逐渐替代

(更新:2013年鱼粉含量占到15%,饲料油中鱼油占1/3,植物油占2/3。一些主要生产商的饲料单中鱼粉比重降至10%)

图表6显示了野生饲料鱼至养殖海洋食品转换效率的提高。2000年,每生产1公斤鲑科鱼(三文鱼和鳟鱼)需使用2.6公斤野生鱼。至2010年,这个数字降到1.4公斤。 许多三文鱼养殖场每生产1公斤三文鱼,只需要1公斤乃至数量更少的野生鱼。整个饲料水产业生产的鱼类在重量上是它们投入饲料(鱼粉和鱼油的形式)的三倍多。

图表6:基于质量守恒的“整鱼投入:整鱼产出”转换率的估算变化(FIFO

问:饲料渔场的管理情况如何?
答: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人员报告,2008年全球32%的渔场存在过量捕捞,资源枯竭,或是鱼群正在恢复的现象。不经管理、甚至非法的、大型捕捞船只是产生这个问题的根源之一。饲料渔场通常被称为“工业”渔场,这导致人们错误地以为只有野生饲料鱼使用大型船只和工业方法来捕捞。这几点共同影响到人们担忧饲料渔场会有过量捕捞的情况。

事实上,不受约束和规范的捕捞离我们越行越远。渔场不断趋向于预防性管理。保护渔业资源的管控以及更广范围的环境保护都已经就位,事态正在变得越来越严密,并且处于持续的检查与改进中。举例而言,在饲料渔场相关方面:

  • 鳀鱼:2008年,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份国际性研究将秘鲁评为渔场资源(主要是饲用鳀鱼)最佳管理国家。秘鲁的鳀鱼渔场是世界最大的渔场。
  • 竹荚鱼:2012年,智利正式批准南太平洋地区渔场管理组织(SPRFMO),使其具有法律效力,这意味着太平洋的众多国家将为了后人管理渔业资源,而枯竭的竹荚鱼资源目前出现了恢复的强劲可能。
  • 所有饲料鱼:鱼粉工业携手众多不同股东共同工作,其中提倡环保的NGO2009年为鱼粉工厂引入了ISO65独立审查的认证项目(IFFO 负责任生产全球标准,IFFO RS)。至2012年夏,IFFO成员中超过60%的鱼粉和鱼油生产通过了认证,包含饲料鱼原料的负责任采购。这与其他渔场的认证项目,例如海洋管理委员会、GAA最佳水产养殖规范(BAP)、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与Global GAP 一道提升了负责任生产的意识与落实。

不过仍有需要改进的领域,尤其是亚洲水产养殖业对低价值/杂鱼原料的利用。亚洲热带水域典型的混合渔场在拖网捕捞方面无法良好控制,获得的原料包含许多不同的物种,常含有高价值鱼类的幼鱼。这些原料或者直接喂养给养殖鱼,或者越来越多地用来制造鱼粉和鱼油,然后配入养殖饲料之中。包括联合国FAO、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Sustainable Fisheries Partnership)、国际可持续性组织(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Unit)与IFFO在内的众多组织一直在不懈努力,推进这个关键区域的生产实践改良。

欧米伽-3意味着对鱼油的高需求

保持养殖鱼的欧米伽-3含量水平
鱼油是最健康的欧米伽-3EPADHA的主要自然来源。随着对于直接人类食用鱼油(例如胶囊和添加剂)的需求越来越大,鱼油价格将会升高,养殖海洋食品的饲用鱼油比例将进一步降低。这已经导致某些水产养殖产品的长链欧米伽-3水平降低,诸如三文鱼剔骨鱼片。也因为饲料现在含有了更多的植物油与植物蛋白,养殖海洋食品的欧米伽-6含量水平变得更高。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食谱中已包含足量的欧米伽-6,如果过量摄入将会抑制吸收更健康的欧米伽-3

以三文鱼为例,由于饲料中鱼油成分的降低,因而并非所有的三文鱼产品都能达到一般性的指标——每周食用其中一部分三文鱼可以达到国际权威健康组织指导的人类欧米伽-3摄入标准。

由此,一些零售商可能会把他们的产品进行分级,并强调在他们的三文鱼饲料继续保持高水平含量的鱼油,这样可以把产品作为“最健康的养殖三文鱼”推广出去。同时,其他更多关注价格的零售商会把他们的三文鱼作为“实惠三文鱼”来销售,并且降低产品的健康要求,这样就能进一步减少饲料中的鱼油含量。

长链欧米伽-3的新来源
基因改造(GM)植物、磷虾油和海藻油是高含量欧米伽-3最可能的替代来源。

在未来5年(2012年起),对于长链欧米伽-3的需求不太可能会由GM农作物来满足。目前可用的陆地植物无法产出EPADHA,至2017年,市场也不太可能有可观的产量。不过技术一旦发展,生产潜力就会迅速增加,10年内的产量可能将会变得可观起来。

海藻油已经进入人类营养与制药领域。2011年相当于30%EPA/DHA 的海藻油产品的数量大约为5000吨,至2017年可能达到每年3万吨。磷虾捕获量增长迅速,不过至2017年每年的总量仍然可能低于5000吨。

本文件的PDF格式也可在本页底部下载。

 

参考资料
i《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UN FAO 2010年(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UN FAO 2010

ii生产数据主要基于FAO刊行的信息,未刊行的信息来自IFFO的统计数据库,是基于成员之间的数据交流。1公斤鱼粉的生产需要4-5公斤整鱼,而1公斤鱼油的生产需要20-25公斤整鱼。

iiiC·J·谢泼德与翟安笛,《全球鱼粉和鱼油供应——投入、产出与市场》,第6届世界渔场大会,2012年,爱丁堡。(C.J. Shepherd & A.J. Jackson, Global fishmeal and fish oil supply - inputs, outputs, and markets. 6th World Fisheries Congress, Edinburgh 2012.

iv与尼尔斯·阿尔施泰德(Niels Alsted)的个人交流,他是 Biomar集团研发、采购与商业部门的执行副主席

v野生鱼投入,养殖鱼产出——FIFO 立场文件

vi《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UN FAO 2010

vii53国专属经济区的生物多样性、渔业与水产养殖业的比较评估》,雅姬·阿尔德(Jackie Alder)与丹尼尔·保利(Daniel Pauly)编辑,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渔业中心,加拿大研究报告,2008年第16期,第7号,ISSN 1198-6727A Comparative Assessment of Biodiversity,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in 53 countries’ exclusive economic zones, Edited by Jackie Alder and Daniel Pauly , Fisheries Centr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Research Reports , 2008 Volume 16 Number 7.  ISSN 1198-6727

本立场文件也汲取了下列刊行论文:C·J·谢泼德《水产养殖:批评是否公正?以鱼养鱼》,《世界农业》第3 编号2: 11-18World Agriculture Vol 3 No 2: 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