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FO日志:第一天-赶往北京(ANDREW)

从伦敦出发,坐了一夜飞机,我们在星期一上午十点左右到达北京国际机场。机场异常的安静---没有排队入境或坐出租车的人群。难道我选错了日子?我掏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卡片给出租车司机看,卡片上用中文书写着“带我去这家酒店”,我在进京的路上一直带着它。在同IFFO北京团队早早共进晚餐之前我查收了几份邮件。回到酒店后给家里打了电话,然后睡觉前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观看了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就有关特朗普、俄罗斯和监听事件问题接受参议院委员会的问询。

    

第一天

早上闹铃响的时候,我身体很不舒服,因为要倒时差,生物钟没有调整过来,总觉得时间停在凌晨1点30分。于是,我喝了第一杯咖啡,感觉稍微好些,随后,为新的IFFO办公室剪彩,并笑着配合照相。北京团队已经顺利地从老办公室(同样的建筑,比新办公室低8层)搬到了新的办公室,新址楼层更高,采光更好。

午餐快速吃完了三明治,然后驱车赶往中国政府监督部门-国家质检总局,该部门对中国进口的鱼粉进行质检。我们在弯弯曲曲的走廊里转来转去,连我的中国同事都迷了路,最终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会议室。巨大的会议桌配有茶杯和丝绢花,我们在几英尺高的红木桌子前坐下,离质检总局工作人员比较远。上完茶之后我们进行了友好的会谈—国家质检总局员工和IFFO之间的友好关系让我吃惊,尽管国家质检总局在官方层面只处理政府间事务。他们很感谢我们能提供关于世界贸易的信息,我带来了一些乙氧基喹啉和IUU捕捞管控的最新信息,并阐明了在各类生产工厂营业执照审批上的立场。

会议结束后,我开车到机场,坐3小时飞机到成都。结束当天活动之前在成都酒店订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