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届IFFO年度会议--第三天内容纪要

第三天先是召开了市场论坛2的会议,聚焦于鱼粉和鱼油的需求。市场论坛主席Hans de Wit致辞并揭开了会议序幕。Christian Meinich(Chr.Holtermann ANS公司的合伙人)第一个发言,介绍了全球鱼油贸易的最新情况。Meinich首先介绍了鱼油价格行情。他表示,鱼油的价格受秘鲁渔汛期的影响有所波动,由于今年的需求量稳定,因此平均价格有所下降。欧盟对供人类食用的鱼油所持的不确定性态度加剧了鱼油价格的波动。Meinich表示,鱼油行业还在等待欧盟委员会对此出具最终报告,报告出炉后,鱼油市场就会稳定下来。秘鲁的行动方案也给市场吃了一剂定心丸。消费趋势反映了生产趋势。水产饲料的需求在持续上升,尤其是在智利和挪威地区,对用作保健营养品的鱼油需求也稍有增加。对于EPA/DHA补充型鱼油,Meinich表示,充足的供给以及欧米伽-3脂肪酸比例的增加意味着供给已经满足需求。他最后提到了补充品市场,包括藻类和从藻类转变而来的转基因(GMO)植物油,且人们对这些产品的关注在持续增强。

接着,嘉吉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业务经理Dave Robb就可持续的水产养殖业及其对可持续原料的依赖进行发言。他首先提到了水产养殖业未来面临的长期压力,尤其是饲料供应方面。他表示,在继续可持续发展实践和增加供给的争论中,海洋原料的原材料以及大豆油、棕榈油的原材料是争论的核心。他对认证和渔业改进项目(FIP)方面的勤勉工作表示了赞赏,尤其对IFFO负责任生产认证(IFFO RS)和海洋管理委员会(MSC)的工作予以高度评价。提到大豆油和棕榈油时,他强调了森林砍伐带来的挑战;对于海洋原料,他提到发展中地区仍然面临着非法、不报告和无管制(IUU)捕捞活动这一挑战并存在着一些社会问题。他还提到了一些IFFO之前已经提出过的其他挑战,包括乙氧基喹啉和塑料问题。作为一位饲料供应商,他呼吁行业提供更好的公开信息以便传达给消费者。最后,他说道,鱼粉和鱼油是很好的原料,但是本行业仍需在鱼粉和鱼油的可持续性上下更多功夫,才能确保行业的未来发展。他号召全行业更加紧密地合作,串联起整个价值链。作为回应,IFFO主席Eduardo Goycoolea提到了IFFO RS针对本行业的社会问题制定的计划、IFFO即将对塑料问题开展的项目以及IFFO即将开展的传播战略项目。

随后,James Frank(来自MSICeres S.A.C.)发言介绍了秘鲁鱼粉贸易的最新情况。他首先提到,由于秘鲁政府决定提早开放渔猎,2018年的捕鱼量增长了27%。受秘鲁渔汛期的影响,鱼粉的价格在年初的时候较高,但在年中的时候稳定了下来。在谈到乙氧基喹啉时,Frank提到了欧盟乙氧基喹啉使用规定变化背后的市场驱动因素。他警告说,这些观点将传播到其他地区,秘鲁应做好准备。最后,Frank总结说,本行业正密切关注厄尔尼诺现象发生的可能性,但就目前而言,市场较为稳定,预计还将会继续保持稳定态势。接着,Sylvia Alonso(Andes Connections SpA公司的商务总监)发言介绍了智利鱼粉和鱼油的最新贸易情况。她首先介绍说,智利的捕鱼量和捕捞配额都较为稳定。鱼油和鱼粉的进出口量也较为稳定,预计明年也会保持不变,不过智利对中国和欧洲的鱼油和鱼粉出口量有所增长。Alonso还提到了鲑鱼饲料行业面临的挑战。受饲料来源限制,该行业的增长正面临着挑战,因此,该行业需要持续发展负责任的做法。


随后,Jon Tarlebø(Nordsilmel公司的常务董事)发言介绍了欧洲地区鱼粉和鱼油的最新贸易情况。Tarlebø表示,虽然欧洲的生产量有所减少,但还算稳定而且也足够满足需求。水产饲料行业会根据价格、供应和市场需求情况优化鱼粉的使用。纯粹的最低成本评估似乎不是决定添加率的唯一因素。然而,该行业仍然聚焦于降低对海洋原材料的依赖性。他呼应了Frank的观点,称(欧洲)市场已经针对乙氧基喹啉问题做出了表态,并且市场必须迎合消费者的预期。Tarlebø希望IFFO通过检测生产设施中的残留物来判断生产商是否已经不再使用乙氧基喹啉。他还呼吁行业提供更多信息说明鱼粉和鱼油对鱼类健康的影响和各种益处。Tarlebø最后总结说,鱼粉和鱼油行业应密切关注其补充品的情况,审视海洋原料在市场中的定位。

 

IFFO中国区总监徐瑶介绍了鱼粉和鱼油在中国市场的最新情况。她表示,禁渔令解除后鱼品上市量有望好转。用于鱼粉加工的巴沙鱼边角料的供应量有所增加。她表示,大多中国鱼粉厂正在完成环保整改,中国国内的鱼粉产量今年有望恢复,但是2018年第四季度的设备运转率仍是不确定性因素。中国人民币的贬值以及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也导致进口海洋原料的价格升高,但中国正采取措施来弥补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徐瑶补充说,中美贸易战也导致了鱼粉替代原料价格的升高,这对鱼粉的消费是有利的。非洲猪瘟(ASF)的爆发也同样推动了鱼粉的消费,因为非洲猪瘟导致肉骨粉和血球粉这些鱼粉替代原料被中国政府禁止添加到猪饲料中。徐瑶表示,消费升级和膳食结构优化正推动鱼粉的消费从猪饲料向水产饲料转移。她总结说,水产养殖业正从淡水养殖向海水养殖、从近岸养殖向离岸养殖过渡,这也推动了鱼粉消费的发展,因为大多数水产养殖品种是依赖于复合饲料的肉食性品种。

 

在本届年会的闭幕会议上,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全国畜牧总站副站长刘连贵率先发言介绍了中国饲料行业的法规以及标准体系。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饲料生产国(今年的生产量达到历史新高),同时还是世界最大的鱼粉进口国。刘连贵提到,1999年5月29日《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的发布,标志中国饲料行业法规体系正式创立。经过近20年的发展,已经建立起包括1个国务院条例、5个农业部规章、10余项农业部规范性文件在内的法规体系,对饲料、饲料添加剂以及饲料原料的生产、销售、进出口进行全过程管理。他表示,中国饲料行业标准化工作起步于上个世纪80年代,目前已经建立起由500余项国家标准和农业行业标准组成的标准体系,涵盖基础通用、检测与评价方法、饲料原料、饲料添加剂和饲料产品,其中饲料标签、饲料卫生以及饲料添加剂产品标准为强制性国家标准,具有技术法规效力。饲料行业标准对饲料法规的实施发挥了重要的技术支撑作用。刘连贵总结说,鱼粉在中国属于饲料原料的范畴,其生产、进口需要办理相关行政许可。

闭幕会议上另外两个发言来自投资补充原料商业化的公司。首先,Jim Woodger(Corbion公司的全球业务负责人)就海藻油的来源作了发言,着眼于海藻油作为鱼油生产补充品,支持水产养殖业发展的角度。他首先说道,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我们需要多种多样的原料和专门技术。在一项消费者调查中,消费者最关心的五个问题包括负责任养殖的鲑鱼是否满足心脏健康要求以及是否含有最高含量的有益脂肪。Woodger展示了鲑鱼行业微细胞和单细胞原料的预测增长,其中藻类的增长最为显著。Woodger介绍了藻类产品的营养分解及其闭环生产流程。挪威和智利是其鲑鱼饲料的主要市场,用于补充而非替代鱼油。Larry Feinberg博士(KnipBi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作了有关鱼粉补充品的第二个发言。他介绍了一个提供定制营养解决方案的平台生物技术,讨论了单细胞蛋白质。发酵技术是饲料创新的关键,使用单细胞蛋白质具有良好的可追溯性和可持续性论据。Feinberg呼应了Woodger的观点,表示单细胞蛋白质将是传统海洋原料的补充品而非替代品。

随后,全球EPA及DHAω-3组织(GOED)的执行董事Ellen Schutt介绍了GOED在引导消费者了解欧米伽-3市场方面采取的新方法。Schutt首先举了一些科学研究的例子,比如哈佛大学最近发表的一篇有关椰子油的文章,对逐渐灌输信念的做法提出了反驳。她表示,虽然积极的文章多于消极的文章,但是消极文章的标题往往耸人听闻,因而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她说,GOED没有直接与消费者接触的资源,相反,它们采取的是影响者营销。GOED已经将健康护理专业人员、医生、营养师和药剂师认定为消费者最信任的群体。通过建立关键影响数据库,他们可以将基于科学依据的信息有针对性地发布给各个群体,从而向消费者分享这些关键影响。Schutt表示,GOED还与其会员紧密合作,让会员通过每周的简报讲述他们的故事并向他们提供有用的工具用于沟通交流。最后,她介绍了目前与IFFO合作的方式,展示了进一步合作的机会。

最后,IFFO的秘书长Petter Johannessen向专题讨论会成员和发言嘉宾致谢,感谢他们就海洋原料行业的各个方面分享了如此精彩的见解。Johannessen表示,整个会议讨论中强调了海洋原料行业下一步需采取的一些关键行动。他说,贯穿整个年会的主导性信息是,本行业需要改善其传达信息的方式并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建立友好关系。Johannessen的结语是“我们过去和现在一直在倾听,接下来,IFFO将聚焦三个核心领域。第一,吸引整个价值链的利益相关方,将海洋原料定位为具有真正价值的原料。第二,积极主动地传播海洋原料的真正价值及其在全球食品生产中独特、重要的地位,同时分析准备创新的新领域。第三,循证方法意味着我们在开展活动时将忠于事实并保持公开透明。我们有善可陈,传播海洋原料的真正价值也是IFFO和整个行业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