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鱼粉视角分析未来水产饲料的开发和昆虫粉的使用

昆虫养殖研讨会在苏格兰举办数日后,IFFO在《鱼类养殖者》上刊登了一篇文章。

从鱼粉视角分析未来水产饲料的开发和昆虫粉的使用

首先,我们应该澄清一些视角问题。可能让《鱼类养殖者》读者有些意外的是,海洋原料组织IFFO承认水产饲料新型原料生产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水产养殖业的人都知道,本行业将随时间的推进而不断发展,所以饲料需求也将不断增长。海洋原料,特别是鱼粉和鱼油,都是水产饲料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现状不存在变化风险。虽然大豆和小麦等陆生作物已经替代了饲料中的部分蛋白质和脂肪成分,但是不会导致生产的大幅增长,因为世界欠发达地区陆地区域无法提供更多耕地。我们需要寻找一系列补充鱼粉和鱼油用量的新原料,确保生产效率和牲畜健康,维持养殖鱼类质量,同时又不会使全球动物饲料原料行业对环境造成其他重大影响。昆虫养殖和昆虫粉生产似乎与这一观点相当契合。

但是,遗憾的是,在鱼粉和鱼油生产的环境影响方面,某些人表达的观点包含了具有误导性的信息。这可能是宣传昆虫养殖优势的一种策略,有人认为,昆虫养殖具有明显的环境优势。新型原料生产拥有一席之地,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绝大多数鱼粉和鱼油生产是可持续的,因为至少50%的年产原料由负责任管理的渔场所供应。除此之外,昆虫粉的生产要达到海洋原料行业数十年来的商业供应水平,并以此为基础建立现代水产养殖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新型原料希望依靠自己的优势发展成为成熟的商业行业,它们就必须更多地关注自身问题,减少对其他行业的批评。

我们从生产角度了解了许多研究性和小规模商业生产性组织的细节信息。昆虫饲料原料生产似乎更注重黑水虻(BSF)的利用。黑水虻存在大量可用于饲养的生物基质,它也可以提高系统的潜在用途,通过低价值资源达到蛋白质供应的目的。部分此类资源已经直接用作水产饲料原料(例如,含可溶物干玉米酒糟(DDGS)和微藻),但是从成本和环境影响的角度考虑,人们可能质疑是否有必要在生产环节额外添加一种营养原料。一个有趣的问题是,昆虫会产生粪便废料(被称为“虫粪”),这会造成监管和实际处置问题。

从生产数量来看,相关讨论表明,昆虫养殖仅处于实验性规模,或者说,目前仅实现了很小的商业产量,尽管人们引用的昆虫饲养数据和昆虫粉实际产量之间存在一些明显混乱。人们引用的昆虫(如蛹)的制粉率约为4-5:1,与鱼粉制粉率相近,这意味着,如果全球昆虫粉要实现同等产量,昆虫的年生产量需要约为2000万吨。这与目前产量存在着天壤之别。

从营养角度看,我们听说昆虫粉拥有与鱼粉类似的氨基酸谱。这必须是一种标准的、经过一定科学定义的鱼粉,因为业内人士都知道,鱼粉原料构成存在差异,所以鱼粉产品使用不同鱼类进行生产,其氨基酸谱就会变化。抛开这一事实不说,从两种产品中存在的其他微量营养素看,鱼粉和昆虫粉也有显著差异,如富含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鱼粉,饲料公司都知道,这些微量营养素对鱼类的健康和成长非常重要。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鱼粉中存在长链ω-3脂肪酸;在研讨会上,我们观察了昆虫粉脂肪构成图,在室温下呈固态(即,高饱和状态),所以在脂类质量方面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其他营养问题包括,几丁质的存在及其在产品中的清除或管理需要,由于几丁质酶谱存在显著差异,这种物质对于不同鱼类的消化量较低。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和有益的信息交流平台,与会者充满热情,对新行业的未来发展和对苏格兰的影响开展了热烈讨论。这些新型原料很重要,但是和所有水产饲料原料一样,它们应该对海洋原料进行补充,确保鱼粉和鱼油发挥最佳营养作用,为生产优质水产养殖产品提供支持。

https://issuu.com/fishfarmermagazine/docs/fish_farmer_march_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