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类投入产出比(FIFO),用于野生饲料鱼到养殖鱼的转换,包括鲑鱼

FIFO(鱼类投入产出比)经过一段时间的检验被作为一种方法,来分析水产养殖效果与用作饲料的野生鱼类的关系。尽管该术语的使用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FIFO仍然被某些人视为衡量本行业发展与其环境影响的一个指标。IFFO利用2015年的数据更新了FIFO的估算值,估算方法与确定2000以及2010年度数据的方式相同。

FIFO 比例是如何计算的:

IFFO计算FIFO的过程如下:

  • 利用粮农组织(FAO)的生产数据按种类提供水产养殖吨位的预估值;
  • 将鱼粉(22.5%)和鱼油(4.8%)标准化生产数据用于生产使用的所有原材料;
  • 利用鱼粉和鱼油生产副产品的工业用途估算值(目前为33%);
  • 根据专家意见应用鱼粉和鱼油全行业掺料水平、FCR和地区按比例估算的饲养量;
  • 以全球行业和市场驱动的产品流向(消除了重复计算风险)为基础,对鱼粉和鱼油用量进行修正。

对于具体类别分组,鱼粉和鱼油总量按饲料转化率(FCR)估算的饲料需求量计算。以产量数据为基础,利用这些数据推断原料需求的整鱼等价量。然后,将转化因数用于原料数据,代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副产品数量,体现本行业实际情况。类型分组按鱼粉和鱼油用途分类,以体现不同分组饲料掺料率差异(如,鲑鱼饲料使用较多鱼油,虾类饲料使用较多鱼粉)。

下表汇总了这些数据,并与2000年和2010年计算的数据进行了对比。

 

2000

2010

2015

甲壳类

0.91

0.45

0.46

海鱼

1.48

0.88

0.53

鲑鱼和鳟鱼

2.57

1.38

0.82

鳗鱼

2.98

1.81

1.75

鲤鱼

0.07

0.03

0.02

罗非鱼

0.27

0.18

0.15

其他淡水鱼

0.60

0.15

0.13

鱼类合计

0.63

0.33

0.22

我们发现,饲养鱼类FIFO计算值总体呈下降趋势。饲养鱼类总量大幅下降至0.22,基本说明,鱼粉生产每使用0.22公斤野生整鱼可产出1公斤养殖鱼。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鲑鱼,2015的数据低于1,即鲑鱼饲料工业对应的饲养鱼产量超过了饵料鱼食用量,这是有记录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2015年数据显示的趋势中还存在一种例外情况,甲壳类(如饲养虾类)与2010年数据类似。这或许可以用本行业的疾病影响来解释,该因素降低了产量,影响了根据鱼粉掺料率确定的饲料转化率(FCR),但是2010-2015年整个行业的掺料率仅出现小幅下降。

总体来看,从海洋原料对全球蛋白质生产的贡献考虑,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的消息。鱼粉行业能够为人类提供更多可食用的蛋白质,其产量远高于仅仅通过直接食用可用作饲料生产的鱼类所获得的蛋白质。因此,鱼粉行业对全球食品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

 

对IFFO技术总监Neil博士关于FIFO2015数据的采访

 

 

常见问题

总而言之,2015年FIFO数据要点如下:

  1. 野生饲料鱼到养殖鲑鱼正确的FIFO(鱼投入:鱼产出)数值是1:1.22 (2015 年比例),显示养殖鲑鱼所提供的可食用蛋白质比仅食用饲料鱼所获得的蛋白质更多。
  2. 就所有饲料水产养殖业而言,FIFO数值是0.22:1 (2015)或者 1:4.55 (例如每公斤野生鱼用于生产4.55公斤养殖鱼)。
  3. 不断降低的FIFO数值反应了,鱼粉鱼油作为战略性原料的使用,是水产养殖生产周期中的关键,有利用他们的营养成分做出更大的贡献的趋势。

在媒体和会议平台中广泛散布着一个论断:人们捕获的每5公斤乃至更多的野生饲料/工业鱼,通过养殖饲料中鱼粉和鱼油的方式,只能生产出1公斤养殖三文鱼。这通常被表述成鱼投入:鱼产出(FIFO)的比率为5:1。

这个转换率可能是通过学术论文进入到一般说法,尤其是泰肯(Tacon)与梅提安(Metian)的著作(2008年)i——其中推断养殖三文鱼的FIFO为4.9:1,还有内勒(Naylor)等人(2009年)ii——他们使用的数值为5:1。

在担忧过分捕捞以及如何养活不断增长中的世界人口的背景下,每耗费5公斤饲料鱼只能生产1公斤养殖鱼显得明显浪费且低效。批评者常常坚称,捕捞鱼类用作生产水产养殖或者陆地动物的鱼粉鱼油饲料,是无法接受的利用资源的方式,应当禁止或者大幅缩减这一行业。

简而言之,这一5:1的论断破坏了公众、商界与政治家对鱼粉鱼油用于水产饲料的接受和认可。如果是这个转换率,鱼粉和鱼油的使用如何能够做到负责任与可持续?

问:5:1FIFO数值正确吗?
答:不正确。事实上,2010年三文鱼的FIFO(使用泰肯和梅提安的数据) 经过翟安笛博士(Dr Andrew Jackson)、IFFO的技术总监重新计算,为1.4。换句话说, 每生产1公斤养殖鲑鱼只需要1.4(而不是5)公斤的饲料鱼。现在数据从1降到0.82,意味着更多的养殖鲑鱼的产出量要高于饲料鱼的使用量。

鲑鱼只是养殖鱼类中的一种。考察整个饲料水产业iii,准确的FIFO是0.22:1,这意味着全球水产养殖业每生产1公斤养殖鱼和甲壳类(主要是虾类),只使用了220克野生鱼。全球水产养殖业通过将鱼粉和鱼油用于饲料,实际生产出超过饲料鱼4.5倍的养殖海洋食品。由于这些海洋原料所提供的营养因素不能由其他成分提供,或者至少需要添加特定的微量元素重塑,当然还需许多额外的成本,因此海洋成分对这些物种饲料的贡献是至关重要的。

问:这些更低的FIFO数值赋予了鱼粉鱼油用于水产养殖饲料的效率更加积极的图景。它们是如何计算得出的?

答: 之前,IFFO的翟安笛博士(Andrew Jackson)采用泰肯和梅提安的数据,并研究了他们将鲑鱼的FIFO定为4.9:1的计算方法。他发现两处重大的错误:

  1. 水产养殖饲料都会使用到鱼粉和鱼油,根据鱼的种类与成长期的不同,投入的分量也会相应变化。之前的计算提出每生产1公斤鲑鱼需要多少制成鱼油的野生鱼。鉴于鲑鱼饲料使用的鱼油含量相对较高,这种计算方法膨胀了FIFO数值,忽略或者说“剔除”了相当一部分数量的鱼粉。翟安笛博士发明的计算FIFO数值的新公式,反映了实际使用鱼粉鱼油的所有真实情况,例如鲑鱼等鱼类使用的鱼油比例更高,而虾类使用的鱼粉比例更高。翟安笛博士还使用他自己以及泰肯与梅提安的FIFO数值反复核对计算,得出每年所使用的野生饲料鱼的数量。翟安笛的FIFO数值结果同来自FAO数据的最大实际捕捞量及使用数字更加匹配。2015年的属于在此方法上进行了进一步的更新。
  2. 第二,之前的计算假定生产鱼粉使用的所有原料都是野生捕捞整鱼。实际上,2010年一项FIFO调查显示,25%的生产原料来自于鱼类加工的副产品——鱼头、内脏、鱼骨和其他去骨废料。因此,野生整鱼只占据了75%的原料比重。翟安笛博士纠正了FIFO的计算方法,以反映这点情况,而FIFO数值也进一步降低——少于25%的饲料/工业鱼生产出同样数量的养殖鱼。2009年《欧洲水产养殖》iv中的一篇论文收录了翟安笛博士的计算细节。在2015年的计算中我们基于Jackson 以及Newton(2016)的报告进一步更新了副产品的贡献数据。

下面的总结表显示,FIFO不仅低于过去断言的数字,并且还在稳定地与实质性地降低。以鲑鱼为例,2010年的数值是1.4,而在2000年则是2.6,在2015年则达到0.82. 这一趋势同样适用于其他物种。

鉴于以下因素,FIFO数值正在降低并且将持续降低:

  1. 越来越多的副产品废料正被用于制造鱼粉和鱼油
  2. 鱼类养殖场的饲料能够更好地转换为增重量(改进的技术和农业系统);
  3. 目前,鱼粉和鱼油占典型鱼类饲料的百分比正在降低。
  4. 鱼粉和鱼油被更加战略性地投用于养殖海产食品。

问:这些FIFO数值是否为科学家们、产业链与各个NGO所接受?

答:自2009年翟安笛首次重新计算FIFO起,迄今为止修正过的FIFO数值与它的计算方法在超过20次大会和会议上提交给产业链的关键参与者。它们是欧洲水产养殖协会期刊《欧洲水产养殖》2009年9月号vi中的一篇重要文章的主题,2010年它们再度被OECDvii出版。

《欧洲水产养殖》刊发之后,内勒等人(2009年)批评了这一方法,他说道:“另外,如果假定不存在对鱼油的过量要求,并且所有成分在计算中得到平等处理,那么FIFO数值将会降低。根据后一种假设,所有的鱼类及其他物种都可叠加成一个总值,因为任何特定鱼类饲料中过量的鱼粉和鱼油最终会被其他鱼类、牲畜,乃至人类(以剩余鱼油的形式)所消耗食用。但是,这种计算方法掩盖了一项事实,对于高鱼油含量鱼类增长的需求可能会导致饲料用鱼数量的持续增加。

然而,鉴于每吨鱼油与每吨鱼粉产出的经济价值相当,这一论调并没有太强的逻辑性。

全球水产养殖联盟监督委员会的“最佳水产养殖规范”(BAP)刚刚采用了IFFO计算的FIFO数值,作为他们BAP标准的尺度。

问:如果生产鱼粉和鱼油使用的鱼直接投入人类食用,真的无法对养活世界人口作出更大的贡献吗?
答:这种情况并不成立,另一份IFFO立场文件详细地解答了这一问题。它援用乌尔夫·N·维克斯特伦(Ulf N. Wijkström)的著作,考察各种用于鱼粉生产的鱼类是否真的具备人类食用需求。举例来说,他把油鲱和玉筋鱼划入饲料鱼种,它们完全没有食用需求;而所有主要的鳀鱼,包括庞大的南美渔场的鳀鱼鱼种,只有极小或者十分局限的人类食用市场,它们主要流向鱼粉的生产制造。

总而言之,维克斯特伦的结论是大多数饲料/工业鱼没有人类食用市场。他还总结到,把鱼粉和鱼油用作养殖鱼虾的饲料,每年增加了7-800万吨人类食用鱼的有效供应。

问:FIFO真的是测量转换效率的最佳尺度吗?
答: 坦率来说不是,但它是最为广泛引用的尺度——所以,必须提及它。

FIFO和饲料转换率(FCR)都不是真正的营养效率测量尺度—— 真正的尺度需要建立在“蛋白质投入:蛋白质产出”以及“能量投入:能量产出”上。它也不是有用的环境效率测量尺度——那样要求作出完整的生物生命周期分析。

也应该牢记比起猪与禽类在内的其他动物,鱼类是更加富有换肉效率的饲料。

远比FIFO转换率重要的是,保证向行业供应鱼粉鱼油的渔场和工厂在环境与安全方面得到负责任的管理。IFFO引入了自己的鱼粉鱼油全球负责任生产认证(IFFO RS),厂家可以利用这一认证手段来展示自己的原料采购政策及良好的生产规范。这里可以找到RS标准的更多信息。FIFO是一种相对基本的管理水产饲料中海洋原料水平的方法,如果原材料来源于负责任采购,那么这个概念的应用就是不全面的,因为鱼粉对养殖鱼类额外的营养和质量效应在这种直接的,基本的FIFO计算中没有体现出来。


i Albert G J Tacon and Marc Metian: Global overview of the use of fish meal and fish oil in industrially compounded aquafeeds: Trends and Future Prospects. Aquaculture, 285:146–158. 2008

ii Rosamond L. Naylor, Ronald W. Hardy, Dominique P. Bureau, Alice Chiu, Matthew Elliott, Anthony P. Farrell, Ian Forster, Delbert M. Gatlin, Rebecca J. Goldburg, Katheline Hua, and Peter D. Nichols: Feeding aquaculture in an era of finite resourc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Volume 106, no. 36, 2009

iii The expression ‘fed aquaculture’ refers to farmed fish and crustaceans (shrimp) fed with factory compounded feed, often including fishmeal and fish oil.

iv Andrew Jackson: Fish In- Fish Out, Ratios Explained. Aquaculture Europe, Volume 34 (3) 2009.

v C.J. Shepherd & A.J. Jackson, Global fishmeal and fish oil supply - inputs, outputs, and markets 6th World Fisheries Congress, Edinburgh 2012.  Andrew Jackson: Fish In- Fish Out, Ratios Explained. Aquaculture Europe, Volume 34 (3) 2009

vii Andrew Jackson and C J Shepherd (2010), Proceedings of Workshop on Advancing the Aquaculture 15-16 April, 2010, OE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