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类应该作为食物还是饲料?

IFFO 立场文件

小型鱼类用作养殖动物(包括鱼类)的饲料事关全球食品安全大局,如果相关渔场可以得到合理有力的管控,并确保这些渔场可以为当地社区提供优质食物,则将小型鱼类用作饲料是完全合适的。

当前一些媒体和民间组织的报道夸大了小型鱼类的价值,忽略了目前很多渔场既有的良好管理实践以及适应市场需求的改进方案等问题。有许多声音认为不应该将小型鱼类用作渔场饲料,这种观点忽视了饲料鱼粉需求量的日渐增长、忽视了鱼类加工过程中鱼粉产量(很多鱼类副产品可以加工成鱼粉,从而可以避免浪费)的日渐增长,忽视了小型硬骨鱼类食用人群市场的匮乏;这一市场得到良好管理后会日趋成熟而且会减轻渔场管控制度改进所面临的压力。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养殖鱼类的天然食物应该以可以为其提供最佳营养的其他鱼类为主。非海洋类蛋白质和油脂成分的饲料可能带有抗营养元素,会阻碍养殖鱼类的生长和健康。迄今为止,养殖鱼类体内含有的长链多元不饱和脂肪酸唯一来源是海洋饲料;而这种脂肪酸对人体的营养和健康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然而,未来在制定渔场管理相关条例时,应将日渐增长的生态系统内相互关系考虑在内,以促进鱼粉及鱼油行业的发展,并保护该行业所依赖的海洋生态环境。

简介

将小型硬骨鱼加工为干燥蛋白(鱼粉)和鱼油分已成为一种稳健运转的产业,以往主要依靠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食用需求的鱼类,这些鱼类数量庞大。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渔业是秘鲁鯷渔业,每年渔获量约为500万吨,因为这种鱼类靠近食物链的末端,所以将它们划为低营养级物种。不过,这些鱼类所含的蛋白质和鱼油可用于多种用途,目前最重要的是用于生产农场动物(包括鱼类)饲料,鱼油则用作保健品。

目前,该行业前景堪忧,其诸多原因概括如下:

1)由于将大量鱼类用作动物饲料,减少了当地的富含营养型食物来源。

2)渔业剥夺了海洋哺乳动物及其他海洋食肉动物种群赖以生存的食物来源。渔业还剥夺了更具商业价值的鱼类,这些鱼类可直接用作人类食物来源从而创建一种经济刺激政策-即将小鱼放生而不是一并捕获。

3)渔业管理不善,不符合环境可持续性发展要求。

4)养殖鱼类吃掉的野生鱼类价值多于养殖鱼类转换成经济增长的价值。

本文件代表了海洋原料组织(IFFO,原国际鱼油鱼粉协会)——有关鱼粉、鱼油及更宽泛的海洋配料行业的国际贸易协会——成员的意见。该协会成员表示全球产量50%以上的鱼粉鱼油创造约75%的商业价值。

生物学观点

2012年,Lenfest报告-“小鱼大影响”[1]中强调了诸多渔业科学家有关饲料鱼(即作为大型鱼类及海洋哺乳动物捕食对象的小型鱼类)隐患的观点。该报告提倡采取更多预防措施管理鱼类并认识到广泛的生态系统对某一鱼类的依赖性,而不是通过鱼类管理维持目标鱼类的繁殖及生长数量。当生态系统方法被人们广为认可时,Lenfest报告的很多结论却以疑点重重的经济学观点为依据(见下文)。

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2014年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情况报告中强调了所谓的“杂鱼”(东南亚热带拖网渔业中用细网捕获并用作鱼粉的低价值鱼类)问题。与利用合理管控的鱼类制作鱼粉不同,这显然是一种不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的做法。国际鱼粉鱼油协会成员正致力于与政府部门及非政府组织合作伙伴合作,为该地区推出更好的作业模式。

渔业科学作为一个不断发展的领域,如同任何领域一样,科学见解各不相同。不过,国际鱼粉鱼油协会成员广为接受的是:必须对所有鱼类实施负责任管理,以确保该行业及其所依赖的鱼类的长期生存状况。英属哥伦比亚大学2008年研究报告[2]中认可了秘鲁鯷(用于干燥蛋白加工的主要鱼类)渔业作业模式——每年合理地规范、管理及限制渔获量以确保幼鱼数量并应对环境变化。

全球约42%的鱼粉鱼油产自经国际鱼粉鱼油协会负责任生产认证(IFFO RS)标准认证的企业,该标准作为一种独立的第三方体制,经ISO65导则认可,并要求遵守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1995年)。

鱼类管理预防等级的确定属于监管部门的职责,他们在依据最新最优的科学建议做决策时应平衡对稳健生态系统的需求和对行业生存的需求。国际鱼粉鱼油协会(IFFO)成员支持负责任渔业管理,但不支持以不可持续的方式使用鱼类。

责任性管理的原料市场需求正在推动改进渔业管理。国际鱼粉鱼油协会(IFFO)成员认为:‘从动物饲料中去除鱼粉’的倡议忽略了以负责任方式获取的原料的可用性,减除了推动改进的因素。

社会学观点

许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居民营养不良,当地捕获的低营养级鱼类中所含蛋白质可能会提供一种解决方案。不过,当地居民偏爱于自己的饮食,通常不会食用他们认为难以接受的产品。尽管政府及独立的积极人士已进行市场推广很多年,人们对秘鲁鳀鱼的消费量仍然非常低,约为渔获量的2%,提升空间很大。

一种观点认为,应对营养不良地区捕获的本地野生鱼类加以管控,只供人们食用,而不是转化为高价值养殖品种的饲料出口到其他市场。不过,这一观点是建立在‘本地消费者想要吃卸到岸上的野生鱼类并拒绝从养殖业赚取收入以自由购买食物或其他商品和服务’这一假设之上的。

许多获许可生产鱼粉的公司也生产食用型鱼产品,这意味着如果有需求的话没有任何因素阻止食用型鱼产品市场的发展,近年来鱼粉生产中较少使用整鱼这一趋势即可证明这一点。以往用于干燥蛋白加工的鱼类(如鲱鱼、鲭鱼和蓝鳕)现在拥有直接食用市场,为渔民和加工商提供了更丰厚的利润。鱼粉生产前鱼类加工中产生的副产品及辅料日益增多,抵减了部分经干燥蛋白加工的鱼类,同时最新的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估算报告[3]中引证了‘目前(2012年)所有原料中35%取自副产品,并且该比例可能会有所增长’。

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2009年报告[4]中总结道,给养殖鱼类和甲壳类动物喂养鱼粉和鱼油并不会剥夺人们的食物,但“每年会增加食用型鱼类的有效供给约700-800万吨”,并且“中止商业捕鱼活动可能会导致食用鱼的直接损失。”总之,“以鱼类作为饲料的作业模式是可行的,即能够作为一种作业模式在未来几十年中得以持续。”

很少有证据表明,用于干燥蛋白加工的渔业剥夺了当地居民直接食用型鲜鱼的来源。国际鱼粉鱼油协会(IFFO)成员赞成从负责任管理的鱼类中获取所需鱼类,这远超人们对食用鱼的需求。

缓解世界饥饿问题是政府的首要工作,鱼类养殖被认为是日益增加的人口对蛋白质主要需求来源。迄今为止,鱼粉和鱼油是鱼饲料中性能最佳的配料,但含量已比以前低了很多。过去几年中,鱼粉产量已趋于稳定(约450万吨),但随着水产养殖业的发展,饲料需求量增加,因此有必要减少所用鱼粉的比例。大部分蛋白质含量已替换为豆类及其他陆基蛋白,替换标准以不影响鱼类生长和健康为限。目前鲑鱼养殖食料中标准鱼粉含量约为10%,而以前为40%或更高。

用于鱼粉鱼油生产的小型多脂鱼富含长链不饱和脂肪酸。如果这些鱼类不直接为人们所食用,其作为养殖鱼类的食料成分可将这些营养物质转移到鱼产品(如大受欢迎的养殖鲑鱼)中,供消费者食用。国际鱼粉鱼油协会(IFFO)成员赞成将必需的营养物质(如长链不饱和脂肪酸)纳入居民饮食中。

经济学观点

虽然原则上不应该剥夺当地居民的直接食用鱼来源,但还需考虑渔民的权益-即出售渔获物获取最丰厚的利润。如果他们通过出售渔获物用于干燥蛋白加工比用于直接食用获得的经济利润多,并且,政策试图影响渔获物销售量的话,监管部门将干预市场机制及渔民生计。

反对‘将小型鱼类用于鱼粉生产’的诸多说法中,其中一种是前面提到的Lenfest报告-“小鱼大影响”。该报告称,全球饲料鱼价值为56亿美元,而以它们为食的大型鱼类价值为113亿美元,即最好将这些鱼类留在水中作为体型更大、价值更高的鱼类的食物。遗憾的是,这种观点存在缺陷,原因如下:

 

a)      报道中饲料鱼的价格来源于Sumaila等人发表的一份数据库(2007)报告。该数据库内容是根据1950-2002年期间收集到的价格汇编而成。在此期间,饲料鱼大多很少有价值或没有价值,鱼油通常只作为燃料燃烧。如今,随着20世纪90年代(数据库最后10年的时间)保健品和动物饲料市场的开放,鱼油的价值上升了4-5倍,且鱼蛋白的价值也随着捕捞鱼类价值的上升翻了三番。

b)    该报道对比了秘鲁鳀和金枪鱼的卸岸价格。对比了两个不同阶段的食物链,没有重视LTLS鱼类的价值,认为其作为整鱼的价值很少。它们只有作为蛋白质和油被进一步应用时其价值才得以体现,更多的是关于人类消费的产品的价格对比,例如:养殖的鲑鱼(部分以秘鲁鳀制作的鱼粉为食)和金枪鱼的对比。

c)      在捕食猎物的过程中,诸如金枪鱼之类的食肉鱼类会消耗大量的能量,因此能量无法用来促进其生长。而养殖的鱼,大多以鱼粉为食,不需要捕食,因此可以把更多的能量都用来生长。很多人声称,养殖的鱼能消耗自身体重5-6倍的食物。这种观念现在已经完全过时了,因为鱼粉在食物中的量已经减少了,被换成了大豆和其他非海洋类蛋白资源。各种以饲料饲养的鱼类,每生长1kg,其食物中需要使用0.3kg的整鱼,例如:养殖鱼类是鱼蛋白最终提供者。

尽管一些养殖鱼类是食草鱼类,如鲤鱼,但是它们并没有受到广泛的喜爱。价值较高且市场需求最大的鱼类如果其食物中包含少量的鱼粉,则其质量最佳。如果想从这些食物中去除鱼粉,则需要使用其他可替代蛋白资源,如通常会使用植物蛋白,但是此类蛋白会造成生长缓慢且危及鱼的健康。

监管机构应负责保持社会经济需求和维持健康的海洋环境的平衡。IFFO(国际鱼粉鱼油协会)成员认为应根据当前准确的统计资料来制定经济决策,且要考虑到市场需求以及该行业内的创新和趋势。

下一步

IFFO各成员已承诺对渔业管理负责,且将继续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一道实施良好的管理规范。改良方案以及和科学、非政府组织群体的联络是努力提高未来标准的关键部分。

结合上述措施,IFFO将和监管部门以及政策制定者进行交流,帮助他们在充分了解信息的基础上依据当前正确的数据和可靠的科学来制定决策。


[1] Little Fish Big Impact, 2012, Pikitch et al, Lenfest Ocean Program.

[2] Fisheries Centr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Research Reports , 2008 Volume 16 Number 7

A comparative assessment of biodiversity,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in 53 countries’ exclusive economic zones

[3] SOFIA report 2014

[4] Wijkström, U. N. 2012. Is Feeding Fish with Fish a Viable Practice, in R. P. Subasinghe, J.R. Arthur, D. M. Hartley, S.. S. Da Silva. M. Halwart, N. Hishamuna, C. V. Mohan & P Sorgeloos, eds'. Farming in Waters for People and Food. Proceedings of the Global Conference on Aquaculture 2010, Phuket, Thailand. 22-25 September 2010. pp33-55. FAO Rome and NACA, Bangkok.